Dress responsibly,

WHY WEAR ANIMAL FREE?

越来越多良心消费者要求并选择100%不含动物成分的时装。事实上,不含动物原料的时装的购买数量有所增长,材料则用植物纤维或科学合成纤维做为代替。

同时,在全世界,生产零动物时装的企业数量也在增加,这些企业坚决不在时装系列或生产线上使用动物元素的材料。

如今,想找到符合伦理的、可持续的时装已经是越来越容易。细心的消费者要穿上由创新型材料制成的时装是可能的,这些材料既尊重动物和环境,也能保障人体健康。

既漂亮又符合伦理的时尚,如今是可能的!

FUR

  • 涉及的动物:每年,至少要有7千万动物被繁殖出、而1千万野生动物被捕捉,来满足时尚产业的需求,其中包括水貂、狐狸、貉、毛丝鼠、土狼、浣熊、兔子以及其他动物。
  • 对环境的影响:为了生产1公斤貂皮对环境会产生很大的影响,相比起生产同样数量的替代材料,如棉或人造纤维:腈纶或聚酯纤维。每生产1千克皮草需要用到11.4张貂皮,就是说超过11只貂,而且,如果考虑到每一只貂在其短暂的一生中需要的食物为50千克,那么每生产1公斤的皮草就要足足花费掉563公斤的食物。
  • 健康风险:经过证实在皮草生产过程中,会使用一些有毒的、致癌的化学物质(甲醛、苯环己哌啶或者PCP、重金属、多环芳烃、烷基酚聚氧乙烯醚,等等),这些物质也有可能残留在成品上。因此,即使是一小块皮草,对人体也会有潜在的健康风险,因为人们在日常穿戴中会接触到这些化学物质。

DOWN

  • 羽绒产品涉及到的动物:鹅和鸭是羽绒填充物最常用到两种动物。你可能不知道,这些羽毛经常是活生生地从鹅身上拔下来的,这些动物要一次一次地遭受这种凶残的痛苦,直到它们死去,或者直到它们再也生产不出“高品质”的羽毛.
     
  • 舒适度:很多人声称羽绒填充物比其他材料更好。我们已经通过对比试验证明这并不是真的,试验中,真绒做成的衣服未必比合成材料做的衣服好。实际上,用替代材料填充的产品透气度,是决定衣物舒适度的一项重大因素,试验也说明了合成材料比鹅绒或鸭绒更透气.

SILK

  • 涉及的动物:要牺牲5万只蚕,才能获得100公斤蚕茧,才能收获20到25公斤的蚕丝(加上15公斤的废弃物). 从毛虫变形成蛾的过程中,蚕宝宝会将自己裹在一个蚕丝做成的茧中. 但是,昆虫一旦刺破这个茧挣脱出来,就会导致蚕丝无法被使用. 为了避免蚕茧被刺破而损失了最有价值的蚕丝,养殖者通过把蚕蛹浸泡在滚烫的开水里来杀死它们. 从蛾出来后弄破的蚕茧中也能获得蚕丝,但那样获取的蚕丝质量较差.

    蚕丝的生产体现出多种与跟现代动物养殖类似之处:蚕被利用了,它们被转变成简单的一种物品,完成“工作”之后就会被杀. 只有数量是重要的,因此蚕和蛾是活生生的生命体的事实变得完全不相干. 蚕丝是一种用残忍的方式获取的纤维,它跟时尚产业使用的其他材料一样,是可以很好地找到替代品的,比如植物纤维或像尼龙(nylon)这样的合成材料,这些材料更耐用、更实惠.

LEATHER

  • 生产皮革使用到的动物:数以百万计的动物为了时尚界生产皮革的需求而牺牲. 不只是牛皮(成年的牛或小牛),还有马、绵羊、山羊和猪的皮,这些皮经常会从人们通常不会食用的动物身上获取。跟很多人说的相反,时尚产业用的动物皮,一般用来做衣服居多,而并不是简单从食品产业剩下的原料,而是一个真正的产业,让养殖者可以从一只动物身上获的更多利益.
  • 由于缺乏可靠数据,我们甚至不能预估像蟒蛇、巨蜥和短吻鳄这些被这个奢侈行业利用的珍奇动物的数量。用鳄鱼皮或蛇皮制成的配饰、钱包和鞋子都达到了令人惊愕的价格,但这些珍奇动物都遭到了残忍的对待,它们大多从野外被抓获,然后被囚禁起来,受尽残暴对待的痛苦,最后被用凶残的方式杀掉.
  • 制革及其对环境的影响:鞣革需要用到很多有毒的、致癌的化学物质,比如:甲醛、重金属、酸等。鞣革的污染不能小觑,由于动物皮本身就会腐烂,因此需要有鞣制的过程,所以污染是不可避免的。制革的残渣、残留物、动物的固体垃圾和气体排放物,来源于生产皮革和鞣革,被归为三类主要污染.

WOOL

  • 生产羊毛使用到的动物:世界上主要的羊毛生产商,也就是绵羊养殖者,是在澳大利亚(占了全世界25%的生产份额)。但可能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,在羊毛产业中,每年,绵羊和羊羔的死亡数在300万左右,却都被视为是可以接受的数量。很多的澳大利亚绵羊都是“去皮除蝇法”的受害者,那是一种骇人听闻的手法,生产者会割除(不使用麻醉药或药物处理)动物肛门及其附近的部位;根据饲养者所说,这是防止苍蝇在它们这些部位的皱褶里产卵的唯一方法.

    尽管绵羊不会因为羊毛被杀,但剪羊毛也是一个残忍的过程。羊被固定住,在无视这些动物的状态下被剪掉羊毛。在羊毛产业中,时间就是金钱,因此,割伤、损伤甚至是局部切割都是每只动物在还失去了自己的外衣的同时,还必须支付的代价. 当这些羊不能再生产出羊毛时,它们会被运到屠宰场,获取它们的肉;或把它们运到(每年有数以千万计)中东和北非.



除了皮草、皮革、羽绒和动物纤维,我们也发现时装产业使用其他动物来源的材质,如屠宰场的废弃物,骨头和角,还有使用象牙和珍珠贝母来生产纽扣、扣环和其他配饰. 人们需要意识到,所有这些产品和纤维来自动物,但其实多种植物纤维或合成的替代品都早已经存在.